萤微

我就瞎几把写写,你们瞎几把看看就好了

【谎(3.5】

        我原本想写由新史莱克七怪和霍雨浩和另一个老师去星斗大森林的,因为太冗长麻烦,个人也不擅长写打斗画面,估计也没人喜欢看,所以这章主要介绍一下新人设如果有人要看的话我有时间再补上(不要打我)
【剧情】:为了给新史莱克之一的吴泽猎取魂环,新史莱克七怪和霍雨浩和一个叫颜暄的老师去星斗大森林,途中遇到狼群,都受了点伤但是没什么事,吴泽也从狼群中找到适合的魂环。(PS:我已经快一年没看绝世了,有些地方也记不大清了,如有不对的,ooc的地方还请各位小天使指出,啊哩嘎多)
【人设】顺序:姓名(按年龄排) 武魂 一技二技……

司马陵译 鬼  虚无 鬼哭 腐蚀 黑天使 附鬼 鬼爆

崔冬 枯叶蝶  伪装 幻像 偷梁换柱 投像 缚茧 血蝶

张冯阅 冰竹  竹刺 冰笼 冰锥 霜 竹林

吴泽 黑狗  强化(高感知度) 强化(提高破坏率) 驯服 威压 狼化

叶曲歌 魔书  召唤(元素) 召唤(魂兽) 召唤(物体) 强化(速度,群技)

谢罗仪 梦杖  入眠 恶梦 星繁 遮月 美梦

楚言 浮水剑  水沉 水诀 斩灵 剑雨 “荷塘”

颜暄 指挥官  指挥 控制 精神控制(和控制不一样) 记录 惩罚 讨债鬼 武魂真身 魔号

想得头都破了………真的很讨厌想人设……都是亲儿子亲女儿
混更完毕,溜了溜了下一章从他们回到史莱克学院写起

谎(3)

在看到围坐在一群女生中间的崔冬时,霍雨浩没感到多大吃惊,好像本来就是这样,自然得很。
霍雨浩拍拍讲台给这群初生牛犊一个下马威,然后开始充满豪言壮志的激情演讲。霍雨浩毕竟是周漪带出来的学生,自然也是格外严厉,刚柔并济,得了不少学生老师的称赞敬仰。
见跑了十多圈操场仍有许多人坚持,霍雨浩暗暗感叹今年新生的素质,目光被队伍头的那抹粉色吸引过去,感到惆怅。示意让先跑完的同学回去准备下午的听讲,又去了趟内院。
——————————
“咚咚咚”
“谁?”
“老师,是我。”
“进来。”
一阵敲门身打断霍雨浩的奋笔疾书,他早就知道外面有人站在门口很久了,那人一直在门口徘徊,好几次想敲门又把手垂下。
“打扰了,老师晚好。”
“小冬?有什么事吗?”
“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您。”崔冬把一张画满零件的图纸摊在霍雨浩桌前,问了几个有关魂导器的问题,在得知崔冬要学习魂导器的时候霍雨浩很吃惊,毕竟很少有女生会选择制作魂导器,大部分还是热血方刚的男生。
崔冬修炼速度很快,在和王冬儿同样的年龄里突破了30级,别的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只有在魂导器方面遇到些瓶颈。
没由来的,霍雨浩想起之前与崔冬的对话。
——“我的武魂是枯叶蝶,辅助系,善长伪装。”
尽管女生面上带笑,霍雨浩也没错过女生眼底一闪而过的落陌凄凉。
“这样的话……老师,老师?”
“抱歉抱歉,我走神了,这里应该再一个阵法。”
“原来如此!谢谢老师!”崔冬雀跃着拿着改过的设计图纸出去了,末了不忘添上句“晚安”。
霍雨浩呆坐良久,最后疲惫地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





有人没

时迁(九)

中原中也的脚扭伤了。这件罕见又令人稀奇的事,太宰治当时就没心没肺的笑了大半天,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在中原中也的眼神下死了n次的太宰治凭着仅剩的一丝良心把人给送到医务室。
是这样的,那时中原中也正趁大课间的时间补觉,热衷于作死的太宰治把课本卷成一个圆筒,对着中原中也的耳朵吼了一句“小个子蛞蝓”,中原中也一下子被惊醒,条件反射性地起身正准备给这个扰人清梦的混蛋一拳,不料睡觉姿势不对,导致腿部血流不通畅,脚一软,就崴了。
中原中也的脚高高肿起一块,呈现出又青又红的颜色,据医生所说是扭到了筋。中原中也看太宰治细心地用浸过热水的毛巾敷在自己浮肿的脚上,一脸操蛋的表情。
太宰治把毛巾拿下来,喷上云○X药。凉凉的药手水喷在脚上倒是没什么痛感。布满薄茧的手把中原中也娇小的脚包起来,慢慢揉搓,把药化开。在那一瞬间,中原中也有一种温柔的错觉。
然而,事实证明……这还真是个错觉。
太宰治的大拇指突然往那快淤青狠狠压下去,随后被中原中也一脚踢出医务室。太宰治光荣地在左后肩也撞出一片炫丽的紫色。




扭到脚真的很疼。。。顺便call一下云南白药

谎(1)

“雨浩。”
谁?
“雨浩。”
是谁?
“笨蛋霍雨浩!”
深蓝头发的男子从梦中惊醒,即使在冬天愣是出了一身冷汗。
男子摸向床头,直至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男子的面色开始扭曲,痛苦地用颤抖不止的手捂住脸。
她早就不在了啊!
今年的冬天反常地下起大雪,霍雨浩杖着自己魂力深厚,又持有冰碧帝王蝎武魂,只身一件单衣沿海神湖散步。不断有小情侣从他身边路过,男方会释放魂力为女友挡去严寒。
霍雨浩下意识往右边抬起,却扑了个空,深邃的眸子闪出一丝孤寂与悲哀,纵使感不到寒冷,但还是把手放到唇边,哈出的气体化作缕缕白烟,散发到空气中。
“老师。”
霍雨浩跪坐在黄金古树前。
“我还是会经常梦到她,梦到她喊我的名字。一遍,一遍直到声嘶力竭。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感到了她的无助心伤。”霍雨浩的眼神变得迷茫。
“我保护不了她……”这个一向坚强的男人流下一行清泪,肩膀不断抖动,想把这没出息的泪水逼回眼眶。
又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诸如“大师兄终于和小雅姐结婚了”“徐三石师兄和楠楠姐的孩子已经会说话了”“和菜头师兄还是不敢和萧萧表白”的琐事,脸上始终浮现着微笑,直到玄老来喊他才起身。

时迁(八)

       看着满间沉浸于美好春日阳光中的学生,国田木独步一拍桌子,面对半屋子因为突然惊醒而一脸懵逼的目光,大手一挥:大扫除。
       扫完地,就该泼水了,男生们争先恐后去男厕所提水。
       太宰治因为身高,被差遣去擦窗户,单手拿着块不知用了多久的破抹布反复擦拭一个地方。无聊地打了几个哈欠,眼角余光瞥到某个虽身形矮小力气却出奇地大的小矮人,眼前一亮。
      “中也~中也~”
       中原中也还未反应过来,一桶水便浇湿了他半个裤管。
       “凉快不?不要太感谢我~”
        旁边的同学自觉让开一个圈子。
         “太宰治!!!”
          中原中也顺手将手边水桶里的水向太宰治泼去,而后者早已逃出班级,于是两人在操场上演了场角逐戏,正在上体育课的人纷纷避让。两人好歹算学校里的名人了,像这样的戏码几乎没天都会上演一遍,刚开始惹得了全校的围观,时间一长,校长也懒得管了。
       “太宰治不要玩水!!!!!!!!”真是可怜了国木田独步,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提出大扫除的建议了。
         太宰治体力还是不敌中原中也,以中原中也把太宰治揍出几个包为结尾,终于清扫完毕。
         国木田独步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他觉得他要再多教这个班些时间,迟早要被气死。替太宰治做完所有工作的wei井基次郎凑过来:“中也你是如何做到不把太宰治打死的?”中原中也卷起湿掉的裤腿,答道:“不能给小镜花留下心理阴影。”“……”
        太宰治:“……中也居然这么狠的吗!几十年的友谊呢!?”“还敢提啊!???太宰治!!!”“中原中也不要打……算了。”
         可怜的国木田独步先生想去医院查查血压了呢。










(又是无脑)
(我都快忘了这是abo文……)

太宰治生贺(无题)

    痛。
    仿佛有人不断用棍棒在搅拌五脏六腑。太宰治蜷在沙发上,不断渗出冷汗,嘴唇泛出病态的苍白,痛到尽管五官扭曲一团,也没能覆去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医生说了什么他没在听,也听不见。只知道那个恬噪的医生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然后旁边一个人不厌其烦的一句一句应下来。
    终于送走了医生,中原中也踢踢太宰治的脚,“啧”了一声:“真是……既然肠胃不好就不要吃那么多辣椒。”“我……想试……下……吃太多……辣……休克……死掉……我要……道……疼……就不……”“活该,家里也不准备胃药。”
    太宰治骨节分明的手颤抖着接过温水和胃药,因为太过用力关节一片惨白。“啊~活过来了。这段时间都不想再自杀了。”“如果这是句真话那就好了。”“我对中也说的每一句可都是真话。”“又是一句假话。”“不要那么无情嘛~”
    中原中也打开冰箱,果不其然看到一堆螃蟹,还找到一瓶牛奶,以及几天前的一个三明治,半碗没吃完的面条。把冰箱里的东西丢掉,换上自己带来的新鲜食材。喷香的米饭上撒了一层细碎的葱花,米粥是用小火慢慢熬成的。微咸的米粒融化在舌尖上,虽然清淡,但是对于现在的太宰治已是佳肴。
    感受到从胃里传来的阵阵暖意,太宰治抱怨道:“好淡~其实过了四年中也的手艺也丝毫没有进展呢。”中原中也打开随身带来的平板电脑,难得没有戴手套的白皙漂亮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翻动,发岀“嗒嗒嗒”的声音。
    “既然如此就不要给我打电话。”
    “虽然我也不想打,我的手机在上一次投河中掉水里了,里面的联系人我只记得中也一个。”
    “……所以就是实在没人了才来叫我的,你可真会使唤人啊太宰治!?”
    太宰治坐在旁边看中原中也打字,怀里抱了一只青花鱼抱枕——那是几年前他还没离开黑手党时中原中也送他的礼物,作为回礼,他今年送给了中原中也一只定做的等身蛞蝓抱枕,外加一个一如既往的炸弹。
    “中也。”
    “嗯?”
    “今天我生日。”
    “所以?”
    “礼物。”
    “没有。”
    “切,都过来了居然不准备礼物。”太宰治一脸的鄙夷。中原中也打下最后一个符号,把信息发送出去,转头吼道:“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大晚上的把我喊过来的?哪有时间给你准备礼物?害的我觉都没睡好。”“怎么能这么说呢中也!主人使唤狗狗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哈?当初明明是你作弊了好吗!?”
    太宰治赖在中原中也身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礼物。”“没有。”“……”“……”“行了行了,给我起来。”中原中也一把掌糊在太宰治脸上,将他从身上推开,右手摸向匆匆塞在沙发后坐下的礼盒,却意外捉了个空。
    “在这里。”看着太宰治手里仅仅包装带就是块上等绒布的礼盒,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给了太宰治右脸一拳。
    “明明已经拿到了还装什么啊混蛋!?”“因为欺骗中也很好玩啊!”太宰.理直气壮.治。最后挨了两拳,左右对称。
    粗暴的撕开精美的包装,盒里躺的是一枚精致的枫叶胸针。火红的枫叶由一块薄薄的宝石刻成,周围嵌了一圈银,叶脉上面的纹路一清二楚。约五分米大小,固定在棉花上。
    “看来小矮人的品味也不是无可救药。”“哈?你这算是夸奖吗?”“为什么送这个。”
    中原中也把胸针别到太宰治马甲上,想了想,说:“不知道,昨天路过一家店忽然看到的,觉得挺适合你就买下来了。”“……红色吗……”“什么?”“没什么。”“那,我就先走了。”
    “中也。”
    “?”
    “谢谢。”
    “什么啊,莫名其妙。”
    “再见。”
    “绝对不想再来一次了。”


自己也写得莫名奇妙😂😑

时迁(七)

        太宰治是在操场旁的樱花林里遇到织田作的。那时他正忙着自杀,因为挂上去时姿势不对,绳子在脖子下勒得难受,挂了半天死不掉,下又下不来。这时,太宰治的眼角余光瞥到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在约三米外的地方。
        太宰治有气无力地喊了声:“喂……”褐发男人似乎听到了太宰治的声音,四处张望却没看到太宰治,太宰治又喊了一声,褐发男人才看到挂在樱花树上的太宰治。
        “呼~多谢啦。”太宰治揉揉勒疼的脖子,嗓子有点发哑,但这不妨碍他谈笑风生。
        织田作之助叹口气,等太宰治缓过来,才问:“你是那个年级那个班的?在这干嘛?”“咳,咦?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我在自杀。”黑发的少年露出疑惑的神色,好似天真无邪,说出口的却是骇人的言语。
        两个人并排坐在樱花下,半晌没说话,空气安静得诡异。织田作之助没对太宰治的话发表任何感讲,也没像那些热心人一样试图用美好的事物开导这个想不开的人。
        “为什么自杀?”
        “因为无聊。”
        “‘无聊’?”
        “是啊是啊,无聊,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提起兴趣呢。”
        织田作之助惊讶这个本应该在最好的年纪里谈情说爱的少年会有如此阴沉的思想,尽管现在在笑,眼神里却是空洞无神,仿佛……死人一般。
        “铃铃铃……”
         一阵适时的铃声打断了这无聊的谈话。“哎呀呀,上课了呢,那么,我先走啦。”太宰治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织田作之助也没久留,同样站起来。
        他们原以为不会再遇到,然而生活总有各种巧合,渐渐,两人倒也混熟了。

时迁(六)

         “中也~”
         “干嘛。”
         “我找到一个新朋友了哦。”
         “关我什么……哈?”
         中原中也按游戏机的手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很快恢复过来,一脸诧异地看向太宰治,7游戏中的人物发出一声惨叫,屏幕闪出“失败”二字。
        “居然用朋友形容的吗?还真是少见啊太宰,你这种人居然也会有朋友啊。”“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形象啊。”太宰治斜眼看他。“你是什么人你不是比我清楚的吗?”
        “……嘛,如果中也能温柔点就好了。”
        “你要是能别这么欠揍就好了。”
       太宰治难得语噎,头一歪:“话说回来,中也。”“干嘛?”重新登陆游戏页面,中原中也头也不回道。“你好像除了我就和四班的梶井比较熟吧。”“有问题吗?”“人际关系比我还差呢。”“所以?”“是被中也恶劣的性格吓跑的吧?明明有一张——要我再说一遍吗中也?连你的呼呼节奏我都聊如指掌~”“不用特异强调这种问题啊混蛋!我要认真起来把你头盖骨打碎哦!”“欸——那还真是可怕。”

双黑(520贺文)

         “中也~中也~中也。”
        睁开眼睛,撞入眼里的是扇落地窗,略带复古气息的窗帘规规矩矩束在两边,今日的温度偏低,灰蒙蒙的云布满天空,不留一丝缝隙,窗前的风铃因微风发出清脆的声响。
        “叮呤,叮呤。”
        “中也~中也~起床了。”
        一巴掌糊上那张讨厌的脸:“是,是,听到了。”随手扯过一件衬衫套在一丝不挂的身上。早餐是牛奶与三明治,三明治夹了鸡蛋与火腿,沙拉酱是昨天刚买的。小心翼翼确认某人没有加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才放心放入嘴里。鸡蛋煎至金黄,洒了少量白芝麻和酱油,扑面而来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讨厌的人讨厌的脸在对面,毫不讳避的目光落在身上,上上扫视。重重碾过对面人的脚背,满意地听他发出抽气声,然后他委屈巴巴地说:“呜哇,中也好狠。”舔掉嘴角的酱汁,若无其事般用餐巾纸擦干净,抛下一句“活该。”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收起脸上故作的笑容,上挑的桃花眼深情款款看过来,感觉心脏漏了半拍。即使免疫了那种委屈甜腻软糯的语调,对这种眼神也还是不是毫无抵抗力。看上去,像是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太宰治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他俯下身,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同样回应一个色气十足的吻。
        拂开双鬓散乱下来的橘色发丝,说:“中也五二零快乐~”
      还没反应过来,早已穿戴整齐的他越出出门去,临前不忘抛一个飞吻。露出嫌弃的表情,摆摆手,示意他该滚哪滚去,左手摸上刚被套上的新颈圈,低声嘀咕几句,收拾收拾好自己,一如即往的西装三件套外加一顶帽子,同样出门。
       “当”

赶上了赶上了,虽然很短

时迁(五)


    学校组织春游,是在东郊的一处小有名气的樱花林,当高一的学生们兴致勃勃跑下车时,却止于人海之中。
    校长福泽谕吉站在提前占好的位置前,怀里抱着一只橘皮猫。一干人好不容易挤过去,很快都给自己找了位置坐下。
    中原中也在打开太宰治的便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就知道……可以呀太宰治,满盒子的蟹肉粥,要不是有森先生,我估计你得吃螃蟹吃到中毒了吧。”
    太宰治打开中原中也的便当,顺手拈起一颗鱼丸送进嘴里:“没关系,这不是有中也嘛~”“还真敢说啊死鲭鱼!卧槽!放下我的便当盒!!!”远处是国木田独步的怒吼:“不要在这种地方乱跑!太宰治你给我收敛点!”
    太宰治得意洋洋的看着中原中也,左手高高举着一个蓝色的便当盒,头也不转:“知、道、了——国木田麻麻。”引起一阵哄笑,纵使国木田如何生气又不能拿太宰治如何,自顾自在那灌茶水。太宰治也玩够了,又顺了个三明治老老实实端着蟹肉粥“呼噜呼噜”喝起来,中原中也恶狠狠盯着太宰治,好像这样能把太宰治像手中面包一样嚼死。
    原本和他们坐在一起的Wei井基次郎表示辣眼睛并去了邻座。



(其实中原中也当天做了两份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