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开学繁忙,长期掉线)

我就瞎几把写写,你们瞎几把看看就好了

当夜深人静之时,他会站在你的床头,举起黑色的罗生门,把你的眉毛剪下来……!!
“一旦遇到就感紧逃跑”
                        ——来自我和我的沙雕同学











虽然很过分但是好想笑哦

记梗:性转 倾听者宰 贵族小姐中

    “对不起……雨浩……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唐舞桐痛苦地捂住脸,单薄的肩膀随着低咽上下抖动。
    “舞桐,不怪你。”
    “我不应该非要把你拉过来的!我真的,真的……”
    “不要自责了舞桐,这是我自愿的。”
    唐舞桐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雨浩蓝色的头发上绑了一个与之格格不入的黑色蝴蝶结,身上套了一件更加格格不入的黑白女仆装,及膝的那种,乍一看,就是一金刚芭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六师弟,这身更你太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三石脸上贴了许多白色的纸条,这么一笑,纸条上下翻飞,活像个吊死鬼,萧萧和江楠楠表示为了维护形象去外面透气了,贝贝则含蓄地假装喝茶以掩饰笑意。倒是憨厚的和菜头,一脸懵逼地看他们笑成一团:“挺好看的啊,你们笑啥?”
    霍雨浩:mmp














大概是史莱克七怪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霍雨浩被输了要换女装(徐三石带的)

中秋(太中)

    无聊。
    年轻的黑手党干部支着下巴,面前是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满小果冻,月饼,刀具,名贵的红酒等,甚至还有稀有的枪支。
    森欧外不知道发的什么疯,也可能是小爱丽丝想看热闹,于是办了这么个博饼的活动,说是平时都太过紧张了,要适当的放松放松。
    左右,后面全是人,很拥挤。事实证明大家的运气真不怎么样,无非是四,要么就是两个四,最多三个,半小时下来,刀具什么的基本没人动,果冻和月饼倒是被拿了不少,只有广津先生摇得了个状元。爱丽丝看了许久,自己也感到无聊,没什么看头,由森欧外哄着回去了,红叶姐表示她想静静地一个人赏月。某个小矮人心心念念着红酒,却是怎么都摇不到,只能闷闷地坐在一旁,等下一轮。
    ——明明可以用异能的
    太宰治想。
    ——中也真是一个大笨蛋
    轮到他了。手起手落,六个一,无视身边的惊叹,太宰治大摇大摆地拿走那瓶红酒,中原中也很小声地“切”了一声,偏过头去,经管很小声,太宰治还是听到了,他死寂的心情有一丝名为“高兴”的波动。

    无聊。
    因为是在和平期,港黑和武侦干脆并在一起过中秋,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吵得不可开交,原因是芥川龙之介摇了个状元中岛敦一次也没摇到,镜花还是很提防尾崎红叶,但也好了不少,国木田独步莫名和广津聊起了天。
突然,他看到角落里那和小小的,黑黑的影子。
    “呀,中也。”
    “太宰?”
    “一起赏月吗?”
    “好啊。”







是中秋的辣鸡短打
博饼真的好无聊

是被吞掉的谎2(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看的说)

时迁(十)

       “啧。”
        在中原中也第n次把灰部糊掉后,果断把铅笔丢在旁边。
       “这不是小矮人嘛~咦,你这是在画自己吗?好丑。”耳边是那个烦人的人的声音。
       “闭嘴,天才了不起啊。”
       “没办法,谁叫我那么聪明呢,不像某只品味糟糕的蛞蝓~”
         中原中也要是还能忍下去就不叫中原中也了,他操起比桌面还大的画板,向太宰治的头拍去——当然,画板并没有打到太宰治,只是擦过衣角,砸在后面的水泥墙上,发出巨响。瞬间,整个班级里的人都转过头来。
       “中原中也出去罚站!太宰治把作业交上来!”
中原中也一面往外走,一面偷偷对太宰治比中指,太宰治则笑得兴灾乐祸,把刚画完的画交给老师。太宰治除了体育稍微弱些,其他科目都近乎完美,典型的别人家好孩子——只要他不热衷于自杀和作死的话。原本想挑些毛病来批判太宰治的老师摆摆手让太宰治坐回座位。
       中原中也在心里默数时间,果然,五分钟后,太宰治也被“请”了出来。
      “人才啊太宰治,勇于直面那个地中海老头。”
      “你不也一样。去天台?”
      “好。”
       他们所在的教学楼共六层,从西侧的楼梯上去可以绕过所有教室和办公厅。
        因为太宰治经常来天台,所以干脆搭了一个简易凉棚。夏天的风也是热的,带着热浪卷过身体,不一会儿,两人便大汗淋漓,淡淡的牛奶味在空气中弥漫。刚刚不过是二人待在教室实在无聊所作的一场戏,不需要语言,在太宰治发出第一个音节时中原中也就懂了意思,一拍即合。
        太宰治不知道从哪掏出本画本边画边和中原中也闲聊,期间莫名其妙吵了几次,又莫名其妙说到别的事情上,从讨厌哪科老师到互挖对方的黑历史中原中也突然问道:“太宰,你毕业后想干什么?”
        画线的手停顿几秒,太宰治若无其事地拿起橡皮擦:“嘛,不知道耶,从没有想过。”“也是,自杀爱好者怎么可能去想这个东西呢。”
       “不是,”太宰治嘴角一抽:“中也,你这是人身攻击。也不是没想过,比方说-会在哪天死去。你呢,中也。”
      “我啊,红叶姐想让我去英国读大。”
        “噗,爆躁的小矮人居然要去英国‘陶冶情操’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宰治你丫欠抽是不是!?”
        “铃铃铃……”
        “嘛,”太宰治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道:“无论以后要干什么,还是得先过好眼前,想那么多有什么用,人生还是要处处充满惊喜的好~要是都安排好了,不就没意思了吗。给你。”
        接过太宰治的画,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下是整个巨大化的学校

我是不是很就没更这完意了
乱七八糟的……

谎【4】

      “早。”
      “早。”
       从星斗大森林回来一周,吴凌的手好了七七八八,司马陵译可以说是对他寸步不离,崔冬很好奇这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司马陵译是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的,本该是邪魂师的他不但抑制住了本性,还能有如此修为。张泽阅和谢罗仪都临时闭关了,霍雨浩自星斗大森林回来就一头钻进藏书阁里,到现在还没出来,课都是由颜暄在带。
       他们这届的史莱克七怪比较奇葩,清一水的控制强攻系,这颜暄却更是奇葩,隔三差五就是各种单人赛、双人赛、团战、混战,下令比赛开始后,自己则拿包瓜子悠哉悠哉坐椅子上,跟个老大爷似的,偶尔才出手救出被揍得太厉害的人。
        半个月后,霍雨浩从藏书阁出来。
        五个月后,张泽阅,谢罗仪闭关结束。
        再八个月,霍雨浩宣布史莱克七怪将代表史莱克学院去参加斗魂大赛的消息。
        四个月后
       “我去!冰蚕丝绒床!”
       “这套限量版的杯具我想要很久了!”
       “欸欸欸,这款蓝玫瑰沐浴乳超——贵的!”
       “这个摆件!是千年腾狼的头骨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如他们刚到日月帝国一样,这群孩子跑着跑那的,满口惊叹,霍雨浩的表情又柔和几分,看得旁边的颜暄直冒鸡皮疙瘩。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个恶心的表情。”
       “不是,我怎么就恶心了?”
        “恶心死了,我说你年纪轻轻的,能不能别老是一副慈父的样子,我看你就差来一句‘儿子乖,到爸爸这来’了。”
        “……”霍雨浩一阵无语,正思索着该怎么搭着话,幸好颜暄把那群小崽子聚起来讨论战术了,前一刻还兴高彩烈的学生们在听到“比赛”俩字后立马变得垂头丧气。
        霍雨浩嘴角微微一勾,又马上放下。





是我,我还活着

       “老曹。”
       “怎么了?”
       “睡不着。”
       “啪”
         橘黄色的灯被打开,臧鑫对突如其来的光适应了一会才把眼睛上的手抬开。一向欢脱自在的人儿竟露出疲惫迷茫的神情。
        “欸老曹,你说这会不会是我臆想出来的啊,或者我们根本没复活,扎天堂里呢。”
         曹德智看着臧鑫患得患失的样子又气又心疼又想笑,道:“怎么,才反应过来?”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太不真实了。”臧鑫顿了顿,又道:“我毕竟已经死过一次了,死亡的感觉我也体验过了……像死而复生这种事情我,我无时不刻不在提心吊胆,我怕这只是个梦,我怕我什么时候会再次失去你我……”剩下的话被堵在嘴里两人交换了一个称不上温柔的吻,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比起吻,更不如说是猎物之间发泄般的撕咬。臧鑫的上唇被咬破,铁锈的腥味在二人口中弥漫。
       “那现在呢。”
       “嘶——你是狗吗?”
        会打诨就表示没什么事了。
       “臧鑫。”
       “嗯?”
       “就算你拿多情剑砍我我也是不会走的,这辈子,我赖定你了。”
        臧鑫老脸一红,阴阳怪气的说:“那冕下可要小心了,没有无情之心的你可是打不过我的,小心我天天让你做家务,我家可是很乱的,天天叫你刷碗。”“天天做家务我也乐意。”
        臧鑫语噎,溜被窝里:“睡了睡了,最近事真多,我可要好好睡一觉。”曹德智轻笑,关掉灯,在中抱住臧鑫:“别怕,我在这呢,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会不见了。”怀里的人蠕动几下,闷声道:“你在哄小孩吗。”“是啊,哄你这个老孩子。”
         淡淡的月光从窗台跃进,驻足在两张熟睡的面孔上。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迟来的文……真是又短又潦草,更新又慢(证明一下我还活着)赶不上末班车的人还是来说一句七夕快乐,是 @八楪小天使的梗子 (明明说要写却很短小的说……超小声逼逼)

【谎(3.5】

        我原本想写由新史莱克七怪和霍雨浩和另一个老师去星斗大森林的,因为太冗长麻烦,个人也不擅长写打斗画面,估计也没人喜欢看,所以这章主要介绍一下新人设如果有人要看的话我有时间再补上(不要打我)
【剧情】:为了给新史莱克之一的吴泽猎取魂环,新史莱克七怪和霍雨浩和一个叫颜暄的老师去星斗大森林,途中遇到狼群,都受了点伤但是没什么事,吴泽也从狼群中找到适合的魂环。(PS:我已经快一年没看绝世了,有些地方也记不大清了,如有不对的,ooc的地方还请各位小天使指出,啊哩嘎多)
【人设】顺序:姓名(按年龄排) 武魂 一技二技……

司马陵译 鬼  虚无 鬼哭 腐蚀 黑天使 附鬼 鬼爆

崔冬 枯叶蝶  伪装 幻像 偷梁换柱 投像 缚茧 血蝶

张冯阅 冰竹  竹刺 冰笼 冰锥 霜 竹林

吴泽 黑狗  强化(高感知度) 强化(提高破坏率) 驯服 威压 狼化

叶曲歌 魔书  召唤(元素) 召唤(魂兽) 召唤(物体) 强化(速度,群技)

谢罗仪 梦杖  入眠 恶梦 星繁 遮月 美梦

楚言 浮水剑  水沉 水诀 斩灵 剑雨 “荷塘”

颜暄 指挥官  指挥 控制 精神控制(和控制不一样) 记录 惩罚 讨债鬼 武魂真身 魔号

想得头都破了………真的很讨厌想人设……都是亲儿子亲女儿
混更完毕,溜了溜了下一章从他们回到史莱克学院写起

谎(3)

在看到围坐在一群女生中间的崔冬时,霍雨浩没感到多大吃惊,好像本来就是这样,自然得很。
霍雨浩拍拍讲台给这群初生牛犊一个下马威,然后开始充满豪言壮志的激情演讲。霍雨浩毕竟是周漪带出来的学生,自然也是格外严厉,刚柔并济,得了不少学生老师的称赞敬仰。
见跑了十多圈操场仍有许多人坚持,霍雨浩暗暗感叹今年新生的素质,目光被队伍头的那抹粉色吸引过去,感到惆怅。示意让先跑完的同学回去准备下午的听讲,又去了趟内院。
——————————
“咚咚咚”
“谁?”
“老师,是我。”
“进来。”
一阵敲门身打断霍雨浩的奋笔疾书,他早就知道外面有人站在门口很久了,那人一直在门口徘徊,好几次想敲门又把手垂下。
“打扰了,老师晚好。”
“小冬?有什么事吗?”
“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您。”崔冬把一张画满零件的图纸摊在霍雨浩桌前,问了几个有关魂导器的问题,在得知崔冬要学习魂导器的时候霍雨浩很吃惊,毕竟很少有女生会选择制作魂导器,大部分还是热血方刚的男生。
崔冬修炼速度很快,在和王冬儿同样的年龄里突破了30级,别的老师都对她赞不绝口,只有在魂导器方面遇到些瓶颈。
没由来的,霍雨浩想起之前与崔冬的对话。
——“我的武魂是枯叶蝶,辅助系,善长伪装。”
尽管女生面上带笑,霍雨浩也没错过女生眼底一闪而过的落陌凄凉。
“这样的话……老师,老师?”
“抱歉抱歉,我走神了,这里应该再一个阵法。”
“原来如此!谢谢老师!”崔冬雀跃着拿着改过的设计图纸出去了,末了不忘添上句“晚安”。
霍雨浩呆坐良久,最后疲惫地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





有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