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微

我就瞎几把写写,你们瞎几把看看就好了

太宰治生贺(无题)

    痛。
    仿佛有人不断用棍棒在搅拌五脏六腑。太宰治蜷在沙发上,不断渗出冷汗,嘴唇泛出病态的苍白,痛到尽管五官扭曲一团,也没能覆去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医生说了什么他没在听,也听不见。只知道那个恬噪的医生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然后旁边一个人不厌其烦的一句一句应下来。
    终于送走了医生,中原中也踢踢太宰治的脚,“啧”了一声:“真是……既然肠胃不好就不要吃那么多辣椒。”“我……想试……下……吃太多……辣……休克……死掉……我要……道……疼……就不……”“活该,家里也不准备胃药。”
    太宰治骨节分明的手颤抖着接过温水和胃药,因为太过用力关节一片惨白。“啊~活过来了。这段时间都不想再自杀了。”“如果这是句真话那就好了。”“我对中也说的每一句可都是真话。”“又是一句假话。”“不要那么无情嘛~”
    中原中也打开冰箱,果不其然看到一堆螃蟹,还找到一瓶牛奶,以及几天前的一个三明治,半碗没吃完的面条。把冰箱里的东西丢掉,换上自己带来的新鲜食材。喷香的米饭上撒了一层细碎的葱花,米粥是用小火慢慢熬成的。微咸的米粒融化在舌尖上,虽然清淡,但是对于现在的太宰治已是佳肴。
    感受到从胃里传来的阵阵暖意,太宰治抱怨道:“好淡~其实过了四年中也的手艺也丝毫没有进展呢。”中原中也打开随身带来的平板电脑,难得没有戴手套的白皙漂亮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翻动,发岀“嗒嗒嗒”的声音。
    “既然如此就不要给我打电话。”
    “虽然我也不想打,我的手机在上一次投河中掉水里了,里面的联系人我只记得中也一个。”
    “……所以就是实在没人了才来叫我的,你可真会使唤人啊太宰治!?”
    太宰治坐在旁边看中原中也打字,怀里抱了一只青花鱼抱枕——那是几年前他还没离开黑手党时中原中也送他的礼物,作为回礼,他今年送给了中原中也一只定做的等身蛞蝓抱枕,外加一个一如既往的炸弹。
    “中也。”
    “嗯?”
    “今天我生日。”
    “所以?”
    “礼物。”
    “没有。”
    “切,都过来了居然不准备礼物。”太宰治一脸的鄙夷。中原中也打下最后一个符号,把信息发送出去,转头吼道:“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大晚上的把我喊过来的?哪有时间给你准备礼物?害的我觉都没睡好。”“怎么能这么说呢中也!主人使唤狗狗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哈?当初明明是你作弊了好吗!?”
    太宰治赖在中原中也身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礼物。”“没有。”“……”“……”“行了行了,给我起来。”中原中也一把掌糊在太宰治脸上,将他从身上推开,右手摸向匆匆塞在沙发后坐下的礼盒,却意外捉了个空。
    “在这里。”看着太宰治手里仅仅包装带就是块上等绒布的礼盒,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给了太宰治右脸一拳。
    “明明已经拿到了还装什么啊混蛋!?”“因为欺骗中也很好玩啊!”太宰.理直气壮.治。最后挨了两拳,左右对称。
    粗暴的撕开精美的包装,盒里躺的是一枚精致的枫叶胸针。火红的枫叶由一块薄薄的宝石刻成,周围嵌了一圈银,叶脉上面的纹路一清二楚。约五分米大小,固定在棉花上。
    “看来小矮人的品味也不是无可救药。”“哈?你这算是夸奖吗?”“为什么送这个。”
    中原中也把胸针别到太宰治马甲上,想了想,说:“不知道,昨天路过一家店忽然看到的,觉得挺适合你就买下来了。”“……红色吗……”“什么?”“没什么。”“那,我就先走了。”
    “中也。”
    “?”
    “谢谢。”
    “什么啊,莫名其妙。”
    “再见。”
    “绝对不想再来一次了。”


自己也写得莫名奇妙😂😑

时迁(七)

        太宰治是在操场旁的樱花林里遇到织田作的。那时他正忙着自杀,因为挂上去时姿势不对,绳子在脖子下勒得难受,挂了半天死不掉,下又下不来。这时,太宰治的眼角余光瞥到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在约三米外的地方。
        太宰治有气无力地喊了声:“喂……”褐发男人似乎听到了太宰治的声音,四处张望却没看到太宰治,太宰治又喊了一声,褐发男人才看到挂在樱花树上的太宰治。
        “呼~多谢啦。”太宰治揉揉勒疼的脖子,嗓子有点发哑,但这不妨碍他谈笑风生。
        织田作之助叹口气,等太宰治缓过来,才问:“你是那个年级那个班的?在这干嘛?”“咳,咦?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我在自杀。”黑发的少年露出疑惑的神色,好似天真无邪,说出口的却是骇人的言语。
        两个人并排坐在樱花下,半晌没说话,空气安静得诡异。织田作之助没对太宰治的话发表任何感讲,也没像那些热心人一样试图用美好的事物开导这个想不开的人。
        “为什么自杀?”
        “因为无聊。”
        “‘无聊’?”
        “是啊是啊,无聊,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提起兴趣呢。”
        织田作之助惊讶这个本应该在最好的年纪里谈情说爱的少年会有如此阴沉的思想,尽管现在在笑,眼神里却是空洞无神,仿佛……死人一般。
        “铃铃铃……”
         一阵适时的铃声打断了这无聊的谈话。“哎呀呀,上课了呢,那么,我先走啦。”太宰治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织田作之助也没久留,同样站起来。
        他们原以为不会再遇到,然而生活总有各种巧合,渐渐,两人倒也混熟了。

花了两节课让自己拥有了一张书皮

时迁(六)

         “中也~”
         “干嘛。”
         “我找到一个新朋友了哦。”
         “关我什么……哈?”
         中原中也按游戏机的手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很快恢复过来,一脸诧异地看向太宰治,7游戏中的人物发出一声惨叫,屏幕闪出“失败”二字。
        “居然用朋友形容的吗?还真是少见啊太宰,你这种人居然也会有朋友啊。”“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形象啊。”太宰治斜眼看他。“你是什么人你不是比我清楚的吗?”
        “……嘛,如果中也能温柔点就好了。”
        “你要是能别这么欠揍就好了。”
       太宰治难得语噎,头一歪:“话说回来,中也。”“干嘛?”重新登陆游戏页面,中原中也头也不回道。“你好像除了我就和四班的梶井比较熟吧。”“有问题吗?”“人际关系比我还差呢。”“所以?”“是被中也恶劣的性格吓跑的吧?明明有一张——要我再说一遍吗中也?连你的呼呼节奏我都聊如指掌~”“不用特异强调这种问题啊混蛋!我要认真起来把你头盖骨打碎哦!”“欸——那还真是可怕。”

双黑(520贺文)

         “中也~中也~中也。”
        睁开眼睛,撞入眼里的是扇落地窗,略带复古气息的窗帘规规矩矩束在两边,今日的温度偏低,灰蒙蒙的云布满天空,不留一丝缝隙,窗前的风铃因微风发出清脆的声响。
        “叮呤,叮呤。”
        “中也~中也~起床了。”
        一巴掌糊上那张讨厌的脸:“是,是,听到了。”随手扯过一件衬衫套在一丝不挂的身上。早餐是牛奶与三明治,三明治夹了鸡蛋与火腿,沙拉酱是昨天刚买的。小心翼翼确认某人没有加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才放心放入嘴里。鸡蛋煎至金黄,洒了少量白芝麻和酱油,扑面而来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讨厌的人讨厌的脸在对面,毫不讳避的目光落在身上,上上扫视。重重碾过对面人的脚背,满意地听他发出抽气声,然后他委屈巴巴地说:“呜哇,中也好狠。”舔掉嘴角的酱汁,若无其事般用餐巾纸擦干净,抛下一句“活该。”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收起脸上故作的笑容,上挑的桃花眼深情款款看过来,感觉心脏漏了半拍。即使免疫了那种委屈甜腻软糯的语调,对这种眼神也还是不是毫无抵抗力。看上去,像是濒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太宰治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他俯下身,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同样回应一个色气十足的吻。
        拂开双鬓散乱下来的橘色发丝,说:“中也五二零快乐~”
      还没反应过来,早已穿戴整齐的他越出出门去,临前不忘抛一个飞吻。露出嫌弃的表情,摆摆手,示意他该滚哪滚去,左手摸上刚被套上的新颈圈,低声嘀咕几句,收拾收拾好自己,一如即往的西装三件套外加一顶帽子,同样出门。
       “当”

赶上了赶上了,虽然很短

时迁(五)


    学校组织春游,是在东郊的一处小有名气的樱花林,当高一的学生们兴致勃勃跑下车时,却止于人海之中。
    校长福泽谕吉站在提前占好的位置前,怀里抱着一只橘皮猫。一干人好不容易挤过去,很快都给自己找了位置坐下。
    中原中也在打开太宰治的便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就知道……可以呀太宰治,满盒子的蟹肉粥,要不是有森先生,我估计你得吃螃蟹吃到中毒了吧。”
    太宰治打开中原中也的便当,顺手拈起一颗鱼丸送进嘴里:“没关系,这不是有中也嘛~”“还真敢说啊死鲭鱼!卧槽!放下我的便当盒!!!”远处是国木田独步的怒吼:“不要在这种地方乱跑!太宰治你给我收敛点!”
    太宰治得意洋洋的看着中原中也,左手高高举着一个蓝色的便当盒,头也不转:“知、道、了——国木田麻麻。”引起一阵哄笑,纵使国木田如何生气又不能拿太宰治如何,自顾自在那灌茶水。太宰治也玩够了,又顺了个三明治老老实实端着蟹肉粥“呼噜呼噜”喝起来,中原中也恶狠狠盯着太宰治,好像这样能把太宰治像手中面包一样嚼死。
    原本和他们坐在一起的Wei井基次郎表示辣眼睛并去了邻座。



(其实中原中也当天做了两份便当)

时迁(四)

    长达一星期的军训终于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都差不多混了个半熟,而太宰.假好学生.治也光荣认识了年段所有老师,医生,门卫,包括扫地的大妈,连医务室什么格局都被摸得一清二楚。
    班长是个挺腼腆的小姑娘,不经撩,每次收作业经过太宰治身边脸都涨的红红的。后来中原中也实在是看不下太宰治装腔作调调戏小姑娘委求在登记作业时把自己的那一格打勾的行为,把人揍了一顿才老老实实写作业。
    其实那些作业对于太宰治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可惜太宰治这人懒得很。于是每当中原中也低头冥思苦想时,太宰治总会坐在他旁边单手撑着下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中也——”“……”“中也真是差劲啊,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闭嘴!”“要不要我教你呀~”“不需要!!!”中原中也手中的笔变形了。“真~的~吗~”“啊啊啊,吵死了给我闭嘴!了不起哦!?”“是比你了不起。”中原中也的笔光荣牺牲。
    “哦呀呀呀,真不愧是暴.躁.的小矮人呢。”暴躁二字特意咬了重音。躲过中原中也的拳头,站在床铺上的太宰治高居临下看着中原中也:“老规矩?”“拒绝。”中原中也重新拿了支笔不假思索道。“那好吧。”太宰治往后一仰倒在床上,随手扯过被子闷头上。
    十分钟后
   “死青花鱼你给我起来!”
   第二天,人们发现原本浑身就缠满绷带的太宰治连右眼也缠上了绷带。

中原中也生贺(短文)

    “生日快乐!”
面对满屋子的人中原中也多多少少是有点懵的。满意的看着自家孩子惊诧的表情,尾崎红叶宽大的袖子遮住嘴角,脸上是温婉的笑:“中也的,还真是连自己的生日都忙忘了。”
    中原中也这才反应过来道谢,小爱丽丝跑过来踩在椅子上把中原中也那标志性的小礼帽摘下,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顶黑色礼帽:“这是我送给中也的礼物,中也上次送我的洋裙很好看哦。”“你能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场生日partyt从晚上七点开到十点,中原中也带着微醺的醉意回到自己的家门口,在开门进去时不知被什么绊倒在地。顺着脚边看过去,是一个大箱子。中原中也爬起来,正纳闷是谁送的,眼睛瞥到箱顶的一排字:
    生日快乐
               ——太宰治
    酒已经醒了大半,中原中也拆开礼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嗤笑一声,将还在倒数十秒的炸弹用重力踢飞,炸出一道炫丽的火花。好心情地夹起地上的蛞蝓抱枕,自顾自走进屋子,隔绝掉外面世界嘈杂。

——“真是,如此老旧的套路啊,这是第几个抱枕来着?”





赶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超短的.小声逼逼ing)

时迁(三)

超短的。。。

   为了方便,中原中也选的是住宿。当他敲开423寝舍大门时,原本准备好的客套笑容凝固在脸上,里面的人面部表情也格外丰富,由欣喜期待,转为失望:“什么啊,原来是某只暴躁的小矮人啊,我还以为是漂亮的小姐姐。”说完瘫回床上。
    中原中也的内心疯狂地刷着“卧槽”的弹幕,但这不妨碍他一脸嫌弃地走进去边收拾自己的东西边说:“啊啊,真是烦人,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咸鱼太宰翻了个身,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是红叶姐,她这不不放心中也你扎在一堆A里嘛。”
    中原中也铺床单的手轻微一顿,随即反应过来:“是是是,是A了不起啊。”关了台灯摸黑上床,中原中也便睡了过去。
    开学第一天总是要先适应环境和调整状态的,接下来就是如火如荼的军训了,每次军训结束太宰治总是会被中原中也嘲笑一番,太宰治对此是比较纳闷的,其实他体术和体力也不差,只是对于中原中也实在是渣得一塌糊涂了。但他也会反击中原中也是“只会动用武力的小矮子”,不是体育老师和一群同学拦着,太宰治估计就能以受伤为由躲过剩下的训练了。有几次没拦住,所幸两人没真打起来,顶多是幼儿园小朋友闹别扭的程度,你给我一脚我给你一拳,幼稚的不行。
    在太宰治第七次以拉着操场上女生的手发出骇人邀请被拒心情不好为由找中原中也麻烦然后又得到一顿胖揍之后,体育老师是在忍不住把两个人分开训练才稍有好转,稍有。